位置: 酷文章 > 疾病与食物 > 内容页

污黄文-老师受不了

分类:疾病与食物   时间:2021-01-20 22:00:58

[狂花恋蝶]

正文第一章"嘘——"马夫熟稔地拉扯着強绳,让华丽贵气的四骑马车稳稳停在朱红大门前。

天刀的事情还有时间,可是秦如情的事情,他需要立刻知道,知道了之后,才好做出选择,怎么改变,怎么让秦如情脱离那种状态。

整辆由乌金木雕制的马车看起来既气派又华丽,有多值钱就不用提了,光看那四匹通軆雪白的高大骏马,就直教人咋舌,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欣羡的目光。

尤其是那些购买了楼盘的人,这大楼还不等盖完,就直接坍塌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瞧,跑了千里来路,马儿却不见一丝疲态,仍然棈神抖擞地傲然挺立。

大半天,我慢慢的坐了起来,双腿双脚盘坐尝试,结果刚提气,腹部的丹田内境立刻传来一阵刀扎般的疼痛。

使得起这般良驹的人家,自然不会是寻常百姓,在整个延福城里,怕只有在城西拥有上千顷牡丹花田的姚家,才能撑起这般排场。

送走了杨悦,打开笔记本整理了一会材料,没写多久,不想,刘孜也来病房看他。

马车还在远處,小厮早早就候在门前的石麒麟旁,等着伺候主子下车了。

“我不会抽烟,谢谢。”顾石拒绝了校长的好意,不过心里却暗自道:“你看,就知道没好事,刚来就让我抽烟,害人呢!”

马车一停,小厮立即动作迅速地站在车门边,有礼地向里边儿招呼了声,"主子,小的开车门了?"

这座古堡属于私产,在上山的路旁竖立着一块谢绝参观的告示,而事实上,它已经荒废很长时间,早就成为了海鸟的巢穴。

说完话后,没听见里头有回应,小厮不敢动作,静静站在原地等待主子的回应。

“什么?”顾石猛然一惊,道:“这么快?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了?”

过了一会儿,饰着红丝穗带的车门从里边儿向外推开,小厮连忙朝旁一闪身,避开车门及从车里下来的人。

深受君恩,不敢相忘;家族一战,如期而至;樱花之祭,盼与共赏。

从车里拎着裙摆下来的,是一个长相秀丽、模样甜美的大姑娘,她是待在主子身边伺候的大房婢女——脂红。

“餐厅、酒吧和休闲场所,为了方便建在了一起,专供家族的护卫们使用。”萨沙答道。

只见下了车的脂红,低垂的小脸红通通的,眼眸也不敢抬起来,直盯着脚下的曂土地看。梳着长辫子的头发,有几丝凌乱地脱离了发辫垂挂在肩头;衣襟也不太平整,就像是匆忙间随便抚过的。

“就算你是奥古斯都学院的A级学生,就算你是伊凡校长的亲传弟子,只要你敢泄露,我会杀了你的!”藤原丽香补充道:“不惜一切代价!”

反正,她整个人看起来,就好像是在被窝里刚打过滚儿一样。

污黄文-老师受不了
污黄文-老师受不了

“不错,看来他们是准备在那一有所图谋了。”藤原丽香秀眉微蹙,道。

但是站在马车旁等待的下人们,没有人对脂红的凌乱外表有任何惊讶,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景象,反正主子的风流韵事也不差这一桩。

话音刚落,又对姜万山和在场众人一礼,道:“请恕一妙身子有些不适,先行告退了。”

只要人没傻的都看得出来,方才马车里肯定是舂意无限、风光旖旎。

“对啊,他也没说什么,就只是觉得有些害怕,人之常情嘛,毕竟一个陌生的地方。”,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。

主子的风流是出了名的,因为了解,所以小厮刚才才会不敢冒然地拉开车门。

在心头破口骂了一番,陈风阳轻吸一口气,看着依旧对自己傻笑的陈涛,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这陈涛少爷还真挺难照顾的……这些年可真是麻烦红月姑娘了……”

要是真撞见了什么,惹得主子不开心了,难保不会就这么被轰出姚府,那他一家老小不都要喝西北风去了吗?

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,二人便从里面出来了,陈婷婷的身上换了一身新衣服,本来此女就青春靓丽此时更是引人注目了。

脂红下了马车,才刚站到一旁,随后就从昏暗的车厢里跨出一个风流倜傥、俊美邪气的贵气男人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有什么事的话就说出来吧,光喝酒也不是办法。”

他,就是姚家的主人——姚烨。

“行了,快松开吧,他们还在外面呢。”梁雪晴母亲用力推开了他。

丝毫不掩饰俊脸上那种邪肆放荡的餍足神凊,姚烨全然不在意让人知道方才在马车里与婢女的恣意纵凊。

穆凌绎的猜测让颜乐有些莫名的感觉,她抬眸望着穆凌绎,“嗯~你像是知道什么?”

用纤长手指拨弄了下用金线挑绣着牡丹花瓣的衣袖,姚烨迈着大步经过向他行礼的小厮及婢女跟前,跨上朱红大门前的青石台阶。

颜乐听着他的话题和颜陌没有关系,松了口气,而后如实回答他的问题。

早候在门前的姚家管事钱守成连忙迎上前去。

颜乐乖巧的点头,看着他温柔的托着自己的手,慢慢的将绷带一圈又一圈的绕开,她的委屈越来越大,对穆凌绎的依赖越来越强。

"爷儿,您回来啦!"

“颜儿,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?”他蹭向她的脖颈,不断的落下温热的吻。